流連光影故事裡 上海電影博物館之戀

Advertisement

曾走過種滿法國梧桐的淮海路,一眼即見樹冠透出藍天,陽光穿縫破隙傾泄而下,寧靜的路面灑落著金色的斑塊;曾迷失於任由歲月侵襲的老上海弄堂,在黑白色調下的方寸之間,恍如穿越回到了舊辰光;也曾在外灘碼頭登上過漂浮於浦江的輪渡,遠望北外灘濱江的璀璨靚麗、百年建築群的靈動身姿及陸家嘴的流光溢彩……而在諸多亦真亦幻的光影之中,最令我念念難忘的卻是,那溫存著百年光影記憶的上海電影博物館。

博物館門口

上海與電影的前世今生

上海是一座與電影有緣的城市。百餘年前,電影剛一問世,便遠涉重洋來到上海。電影選擇了上海,上海也哺育了電影。1896年,當第一部西洋影戲出現在上海徐園的茶樓裡,上海便註定將在中國電影坐標上佔據獨特的位置。1913年,中國第一部短故事片在上海製作完成;1921年,中國第一部正式意義上的電影故事片在上海誕生。上海由此奠定了近代中國電影製作、拍攝以及發行中心的地位。

大堂天花板懸掛有曾用來拍電影的道具
電影海報牆

新中國成立後,短短十年間,上海電影製片廠、上海科學教育電影製片廠、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和上海電影譯制廠相繼成立,上海電影的發展進入了另一個鼎盛時期。20世紀後半葉,波譎雲詭,上海依然堅守著中國電影的半壁江山。進入新世紀後,上海電影製片廠漸漸擴大了規模。2013年,中國規模最大的電影博物館——上海電影博物館,在原上海電影製片廠大院的原址改建落成,藉此記錄中國電影百年歷史的點點滴滴。歲月悠悠,上海默默以其獨有的方式見證了中國電影的孕育、誕生和繁盛,亦目睹過它的踟躕、低落以及困頓。沒有哪座城市如此這般完整地承襲了優秀的電影傳統。

各個電影公司的資料

用電影延長三倍生命

電影,是光與影的繪畫,刻在膠片之上,影像與藝術交相輝映。原以為電影博物館只不過是一些文物的簡單陳設,但這座糅合著復古與現代氣質的上海電影博物館,憑藉其鮮明的電影主題、獨一無二的海量藏品、與眾不同的展陳設計、別出心裁的互動參觀等方式,承載著電影人的記憶與人生故事,飽含熱忱地書寫著中國電影的百年篇章。

讓人欲罷不能的膠片
每一條片子功能都不同

走進上海電影博物館的展廳,很難不被其濃郁風格瞬間吸引——被廣泛運用的黑、白、灰的配色,恰如電影膠片的色調,將上海電影博物館的「電影」特性襯托得低調而不失優雅。置身於此就如同搭上時光穿梭機,一物一景是久遠風情的重現與演繹。即使對中國電影歷史並非瞭如指掌,但在影影綽綽的燈光下,靜置在各個角落的鐵質斑斑的電影舊道具、展現鮮活時代感的戲服、豐富珍貴的歷史文獻資料及電影大師的手稿,無不讓人著迷。

不同年代攝影機展覽

回首百年,滄海桑田。人生易老,電影卻依然年輕。懷舊之心難掩,獨自感動於它將專屬於上世紀的美麗保存完好,就像是某一種永恆,永遠驕傲,永遠燦爛。彼時我想起楊德昌電影《一一》裡經典台詞所傳達的奧義:「電影發明以後,人類的生命比起以前延長了至少三倍。」如果說電影為我們直白地展現著他人的世界,那麼電影博物館這特別的場所,更能在「展現」的同時,給予我們特別的心靈撫慰。如癡如醉,回過神來,已在博物館流連了足足五小時,我眷戀著這些光影交織的時刻,心裡常會滲透儲一種分外私密的逃離感,我想,這趟光影之旅,讓我的生命延長了不止三倍。

巨大調音台的牆景為電影胶片盒

 

光影記憶 濃郁人文氣息

有別於其他博物館,上海電影博物館之旅是從最富有人文氣息的四樓「光影記憶」開啟的,主題為電影人、電影場景和電影放映。在一樓搭乘光影電梯,伴著頭頂的電影倒計時直升四樓,走出電梯後即是「星光大道」上的「紅毯」,喀擦不停的閃光燈和此起彼伏的歡呼聲,讓平凡的路人我過足了一把紅毯癮。

星光大道

穿過紅毯後便是「星耀蒼穹」、「大師風采」展區,展示了電影大師和傑出影人的生平事迹、文物文獻及工作生活場景。「星耀蒼穹」以黑色為主打色,在展品陳列上亦打破以往按年份排列的陳列手段,根據電影事件、人物等進行版塊式來表現主題。陳列展品的實物選擇上採用上海電影史上一些電影藝術家的劇本、手稿、獎狀、眼鏡、照片和相機等與藝術家們的電影事業息息相關的生活和工作物件作為展項,並結合百位電影藝術家的黑白色系照片凹凸牆和部分多媒體查詢終端,讓觀者手動即能了解人物的生平成就及代表作。

星耀蒼穹
真實使用過的電影道具
電影劇本

「大師風采」這部分文字內容較少,主要為場景復原式的陳列,在實物選擇上採用老式留聲機、舊式鋼琴、戲服、立式話筒等大師常用物品來還原當時的生活工作場景,並通過1:1的泥像人物和戲中場景來豐富空間。

一比一泥像人物和戲中場景
重現大師的生活工作場景

「水銀燈下的南京路」和「百年發行放映」展區則主要通過構建微縮場景和復古廣告及電影海報牆,淋漓盡致地呈現舊上海原來的歷史文化風貌。微縮場景中的人物面部表情刻畫得逼真細緻,整個空間都使人產生穿越時空的心理錯覺,老上海的南京路,這裡曾經是多少電影誕生的地方啊;靚麗的咖啡館,這裡曾是張愛玲最愛去的地方;一張泛黃的老上海電影海報,映照出多少民國麗人搖曳的身姿婀娜啊……

水銀燈下的南京路
復古廣告海報

觸手可及的影史長河

想知道從前的攝影機、放映機、膠片洗印機、剪輯台是什麼樣的?上海電影製片廠的經典作品有哪些?這些都可以從三樓展廳「影史長河」的六個不同側面找到答案。

韻味十足的放映機

「影海溯源」採用環形銀幕的手段,即每隔20分鐘自動播放《夢之船》+展櫃中的28本40年代的電影劇本形式,講述19世紀末至20世紀上海電影產業萌芽、發展和興盛的過程。

影海溯源

「夢幻工廠」展示了20世紀30-40年代中國本土上海所取得的成就,例如十大製片機構的詳細介紹及其經典影片,除實物展品及說明外,展廳一角還設有專門的「經典影片播放區」。

經典影片播放區

「夢之河」展區則利用多媒體投影+實物展品的形式呈現上海電影製片廠100部經典影片片段,並在觸屏的檯面構成了一條「夢的河流」,這部分內容豐富,觀者可透過多媒體互動投影隨時獲取電影知識。

光影長河

最愛「大開眼界」展區,將各個時期各個公司所使用的不同類型的電影製作設備,如電影膠片盒、攝影機、放映機、光學技巧印片機等集中呈現,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電影製作各種器材的演變,好奇心爆發,著實大開眼界了一番。

拍攝《紅高粱》的攝影機
韻味十足的放映機
電影洗片機
電影多聲道還音機

「譯制經典」展區更通過選取部分經典影片,設置「語言的跳躍」、「魅力人聲」和「聲臨其境」等配音互動遊戲,每部分展板上都有詳細的配音解說,操作簡單,我也忍不住過了把配音的癮。

在譯制經典展區玩配音
早期配音使用的話筒

滿載著童年回憶的「動畫長廊」,除了一些繪畫手稿原稿,還將經典動畫場景融入動畫視頻互動遊戲。兒時看過的經典動畫是正值黃金巔峰時期的上海美影廠創作的作品,那個年代佳作頻頻,如《大鬧天宮》、《哪吒鬧海》等皆是難忘的回憶。每次看到銀幕上「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幾個大字,伴隨著熟悉的音樂,彷彿走進了一扇通往五彩光影世界的大門。

滿載著童年回憶的「動畫長廊」
阿童木和孫悟空的「會面」
動畫視頻互動遊戲

 

開放式電影工廠

拍電影是很多年輕人的夢想,二樓展廳「電影工廠」採用開放體驗的模式,全方位無保留地向觀者展示電影工作者的工作室及攝影棚,讓觀者身臨其境地做一回導演、演員或攝影師、錄音師,真切地體驗一部影片從創意到攝製完成的全過程,一窺電影幕後的奧秘。

動畫電影工作室
後期製作工作室

此外,還有木偶、剪紙、手繪動畫的製作工藝流程、蒙太奇的魅力以及電影化妝服裝的精髓等方面的呈現,更有機會觀摩東方頻道的節目錄製過程,亦遊亦學參與其中,互動感十足。

化妝服裝工作室
東方電影頻道的演播廳

 

榮譽殿堂 步履不停

旅程的終點是位於一樓的「榮譽殿堂」展區,映入眼簾的首先是上海「影史第一」版塊,此部分著重選取了上海過去一個世紀中為中國電影事業的發展創造的30項第一榮譽,重大時間節點與簡要性的文字說明,配以簡介的平面排版設計,折射出上海作為中國電影發祥地的重要歷史地位,直觀而詳細。尾廳部分的「燦爛金杯」採用壁面式大通櫃存放著上海電影製片歷史上得到過的獎盃,另一邊的「國歌誕生」則展示了國歌的誕生與中國電影的密切關聯。

金杯牆

此外還有《烏鴉與麻雀》拍攝實景經典再現,聽聞當時用兩輛4噸卡車把道具拉過來,道具全是老上海的東西,栩栩如生的畫面,再一次喚起我對於老上海無限幻想。

《烏鴉與麻雀》拍攝實景

一次光影之旅結束,但電影步履不停。每個時代都有經典的電影,也有值得懷念的鏡頭片段,即便過去的輝煌已經遠去,但是記憶卻永遠存留在那一代人的心中。有人說,「如果電影迷戀死亡了,電影也就死亡了。」二十一世紀走過二十年,世界忽然停擺的當下,有人仍然至愛電影,有人仍然想念昔日熙熙攘攘的電影院,期待從一部影片中獲得那種特有的、不可或缺的東西。

Advertisement